寻找“抗艾”新路径的学霸夫妇:明明可以刷脸,偏偏要靠才华

  • 2016年10月25日
  • 0 Comments

在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,有一对传奇的研究员夫妇。他们相识相知相爱于北大,婚后双双去美留学,学成归国后组成联名实验室,从事膜蛋白结构尤其是G蛋白偶联受体的结构研究,并成功在《Science》、《Nature》等杂志上发表了相关论文。他们就是赵强和吴蓓丽,而他们清秀的外表也与人们传统印象中的科研人员有所不同,明明可以刷脸,偏偏要靠才华。

赵强,200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,获学士学位。同年留校进入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攻读博士学位,于2007年获得生物物理专业博士学位。在2007年4月加入美国Scripps研究所Ray Stevens博士的研究小组,开始博士后研究工作。2011 年作为中国科学院“百人计划”入选者加入上海药物研究所药理学第三研究室。

吴蓓丽,江苏无锡人,200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,获得生物化学专业学士学位。同年进入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攻读博士学位,于2006年获得生物物理专业博士学位。在2007年4月同赵强一起,加入美国Scripps研究所,开始博士后研究工作。2011 年入选中国科学院“百人计划”,现任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。

感谢那年的初相识

吴蓓丽于01年被报送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,02年赵强成为了她的小学弟,开始了这场学姐和学弟之间长达5年的爱情长跑。有人说,搞科研的人总是枯燥无趣的,而在他们的眼中彼此都是最好的模样。赵强被吴蓓丽严谨、认真负责的科研态度深深吸,而打动吴蓓丽的却是赵强的踏实和在科研过程中的奇思妙想。

最后,相伴5年的他们在征求了导师的意见后,决定在加入美国Scripps研究所进行博士后学习之前步入婚姻的殿堂。

夫妻双双去美国

进入美国Scripps研究所Ray Stevens博士的研究小组后,除了认真完成实验外,他们开始了一段相较轻松的生活。周末的时候可以一起牵手去超市,回家做一顿丰盛的晚餐,然后去附近的海滩散步;晚上参加研究小组的聚餐,开心的笑幸福的闹,最后披上他的衣服相伴回家;遇到圣诞节他们也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相爱的两人在一起哪都是最美的风景。这是他们褪去博士后的光环,暂时离开枯燥的研究后,无异于常人的小日子,也是最幸福的日子。

学成归国,共同奋斗

留在美国无疑会有不菲的薪资以及更多的机会,但是,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回到国内。正如赵强所说说:“国内生物领域、学术界结构解析的研究和应用水平,距离国际水平不是特别远。如今许多新技术层出不穷,而且,每个创新浪潮的生命周期比较短。所以,留在中国的机会更大,在这里有更大的竞争和挑战。”最终,他们幸运的通过了中科院“百人计划”走进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,开始了他们的GPCR解码之旅。

五年过去了,他们仍旧奋斗在G蛋白偶联受体(GPCR)的高分辨率结构解析以及基于结构的新药发现等研究的前线。吴蓓丽在《Science》杂志上发表了艾滋病毒共受体——CCR5的晶体结构,该结构有助于进一步深入理解艾滋病毒的感染机制,并揭示了上市药物马拉维(maraviroc)抵抗艾滋病毒感染的作用机制。而他们的联合课题组也已经解析出P2Y12和CCR5受体的结构。他们关于P2Y12R与拮抗剂以及激动剂的三维结构作为两篇独立文章同期发表在了《Nature》上。

这些年工作越来越忙,一年的假期寥寥无几,夫妻俩已经好久没有出去旅行散心了。但是,关于未来,他们始终有着一致的想法,留在实验室,致力科研!
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:倾尽所有,造福人类。

文/虞星彤


本文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来自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345231492288987394/


分享到: 新浪微博 微信 更多

发表评论  (一键登陆)